欢迎来到jrs低调看直播nba-Home!

网站地图

主页 > 案例展示 >

烟雾弹、高压水枪、鸡蛋……除了投毒A股历史上
时间2021-02-24 02:35

  临近年关,上市公司又开始上演“大戏”,作为公司政治最激烈的形式,公开化的大公司内斗戏今年似乎特别多。在利益面前,那些亲情、友情被抛弃,更有资本无情,“盟友”反目。

  是的,你没看错,在游族网络的这次内斗中有人向公司董事长林奇先生投毒,据媒体报道是通过陈年普洱茶完成投毒动作,如今林奇已送医治疗,从游族网络发布的公告可知,在经过治疗后林奇先生的身体状况稳定并在持续好转。12月23日晚间警方也就此事做出了通报,表明已对此次案件的重大嫌疑人许某进行刑事拘留,后续的侦查工作也将持续展开。

  而不少网友也在这蛛丝马迹中发现了许某这个人可能同是游族网络高层的许垚。据媒体报道许垚03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之后选择出国留学06年毕业于法国保罗塞尚大学保险法学院、08年毕业于美国密西根大学(安娜堡)法学院。毕业后许垚在美国杜威路博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任职律师工作,10年5月至17年4月,担任复星集团的集团总裁助理、集团总法律顾问、集团法律事务部总经理,17年5月许垚入职游族网络。

  凤凰网财经根据公开资料梳理,游族网络内斗使用“武器”并非个例,上市公司内斗还发生过许多奇葩大戏,包括胡椒喷雾、烟雾弹、高压水枪等等,都曾在内斗中发生过。

  2017年4月在《人民的名义》热映的档口,一个和剧中同名的公司,山水集团,居然上演了和剧中大风厂几乎一模一样的剧情,同样是X东省,同样是股权纠纷,同样是国企改革职工持股,同样是老板后来使坏,同样是护厂和冲击,而且山水集团还把市长告到了法庭,总之就是各种巧了。

  但是电视剧里的剧情,却远远没有现实世界来的精彩。山水争夺大战比起电视剧里大风厂的拆迁案简直是“Too simple,Too native”!这里面不仅涉及有“司法、维权、牢狱、流血、违约、清盘、围困、策反……”等等事件,就连主要战场就波及济南、香港、台湾、开曼、美国乃至中国100多个山水水泥的分公司。

  据媒体报道到争夺战的主角,除了山水水泥,还有中国建材、亚洲水泥、天瑞集团、香港著名会计师事务所安永及律师事务所、国内多家大型银行、境外实力强大的债权人……等等。

  2017年4月8日凌晨4点多,山水水泥公司大股东天瑞集团组织600余人,强行冲进位于济南市104国道旁的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总部大门,对办公楼的几个门进行砸打,还将装载机开上办公楼门口回廊轰击办公楼大门。而在大楼内防守的一方则是山水集团高管和员工20余人。直至警方出面干预,这场闹剧才归于平静,相关涉案人员被依法拘留。

  不过,对于这家现实中的港股上市公司山水水泥旗下的主要经营实体山水集团而言,这还只是山水水泥混乱剧集中的一段小小的高潮。

  就在2017年4月10日早间,山水水泥还特此在港交所进行了公告,公告指山东山水部分位于济南的办公楼被山东山水前副董事长宓敬田及其团伙非法占领,公司董事于2017年4月8日试图收回办公楼时,被限制人身自由超过2小时,期间目击宓敬田团伙使用胡椒喷雾、烟雾弹及高压水炮等武器。

  但到了中午,前山东山水副董事长宓敬田则回应,山水水泥周一稍早发布的公告所述不实,组织“占领”办公楼的是山水水泥董事会主席廖耀强及其他董事。

  事实上,早在2015年12月,山水水泥就曾因新旧股东争夺控制权而发生一系列暴力事件,该公司前任董事曾连同一群黑帮成员强行闯入办公室破坏公共财物,并袭击公司员工。

  凤凰网财经查询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6月14日,创新医疗发布公告,2017年,建华医院实现扣非净利润1.18亿元,业绩完成率95.65%,2018年,建华医院实现扣非净利润为1.15亿元,业绩完成率为84.79%。根据协议,2017年康瀚投资应支付补偿股份112.30万股、2018年康瀚投资应支付补偿股份448.55万股。并且返还所分得的利润款 0.0045亿元。

  而建华医院似乎并不认可创新医疗的补偿。建华医院在8月2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公司2018业绩上报为1.6亿元,而创新医疗审计的却是1.15亿元:这显然是故意的。

  于此同时,建华医院的原股东也把持不住,在8月9日,康瀚投资联合两名创新医疗股东临时提案要求罢免陈海军等8人董事或监事职务,同时提名新的董事、监事人选。

  据媒体报道,本次罢免的董监高大都跟创新医疗实际控制人陈夏英有些“关系”, 陈海军为其弟,孙伯仁、王松涛均为其妹夫,阮光寅与陈家兄弟共同投资多家公司,何永吉和何永飞是陈夏英的儿子,他们一共从创新医疗减持套走至少1.24亿元。

  2019年7月1日,有媒体报道称创新医疗总裁马建建受命接管齐齐哈尔建华医院时,遭鸡蛋雨袭击,建华医院员工打出“赶走资本野蛮人”的横幅。

  这并不是一个抛弃糟糠之妻的狗血俗套,而是交织着资本利益和家庭伦理的复杂故事。备受关注的葵花药业原董事长杀妻案,在黑龙江大庆中院有了终审判决结果。

  这位名为关彦斌的亿万富翁,最终被法院认定为犯下故意杀人罪,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

  据媒体报道,关彦斌和张晓兰于在1998年登记结婚,在此之前,两个各自曾经有过一段婚姻,并且分别带着孩子。同年,葵花药业正式成立,这对新婚伉俪,带着共同的目标在商界摸爬滚打,并且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取得巨大成功。

  2017年7月,两人离婚。张晓兰放弃了葵花药业所有的股份,前提是获得9亿元的现金补偿。

  2018年12月22日,关彦斌在张晓兰父母家中举起菜刀,对着前妻连砍四刀。行凶过后,关彦斌又举起菜刀,刺向自己的左胸,并且划伤了脖子。不过经过及时抢救,两人都有惊无险,捡回了一条命。

  根据媒体报道,关彦斌和张晓兰的矛盾,不仅是因为婚外情、私生子的存在,还有很大原因,是二人婚前、婚后几个子女对公司的管理权之争。

  两位创始人的极端闹剧,给上市公司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影响。表现在二级市场上,关彦斌的犯罪行为,给上市公司股价带来致命打击。凤凰网财经根据据公开资料查询到,在其被警方宣布监视居住的当天,葵花药业几近跌停。此后,公司股价一路萎靡不振。

  2020年9月7日下午6点,历经三个小时,内斗已久的上市公司大连圣亚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结束。磐京基金及新任董事长杨子平一方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如愿罢免了国资股东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派驻的董事吴健,以及多次与国资股东和原管理层表达同向观点的独立董事梁爽。

  据媒体报道股东大会后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大连圣亚公司院墙内会议室里,新任董事长杨子平与磐京基金法定代表人毛崴等人正在召开董事会会议。墙外,一人高喊“有人抢劫,把我手机抢走了,锁喉(意即其被锁喉)!”随后,以大连圣亚门口的电动伸缩门为界,双方展开对峙。

  民警迅速上前调解,并阻止局面恶化。下午6时30分左右,120急救人员用担架将毛崴抬出,被抬出时,毛崴向围观者称自己被保安人员打伤。需要说明的是,由于天色已晚以及距离等原因,记者未发现其身上有明显外伤。

  凤凰网财经据公开资料梳理,2020年5月28日中午,微博认证为煤炭分析师安志远的网友爆料,皖通科技内斗升级,董事长李臻雇佣打手殴打大股东成员,并配有双方肢体纠缠、手机等通讯设备被砸坏等现场图片。

  然而在28日下午晚些时候,皖通科技在其官网发布《情况说明》,其内容与爆料内容截然相反,称并非是董事长雇人殴打大股东,而是大股东雇人殴打公司员工。

  据媒体报道,2020年5月28日,上午6时余,南方银谷指使20余名不明身份的人员聚集公司总部,强行占领公司会议室。公司行政部工作人员对其进行口头劝离,但劝离无效。上午7时左右,公司向合肥市公安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蜀麓派出所报警。警方至公司后,对方称在此召开股东大会,警方要求双方自行调解。

  调解期间,公司行政部工作人员对不明身份人员进行劝离,期间双方有肢体接触,无持械。后公司再次报警,至派出所时,对方不明身份人员竟在执法机构门前殴打公司行政部工作人员,相关事项警方正在进一步处理过程中。

  凤凰网财经据公开资料梳理,2019年12月13日晚间,ST围海发布公告称,上午9时45分左右,围海控股提名的拟任董事冯婷婷、张人杰,公司股东李澄澄和陈美秋联名提议的拟任董事黄晓云,以及一名身份不明人员一起进入围海大厦5楼公司财务总监胡寿胜的办公室。

  据媒体报道,上述人员以“为了公司顺利发展,减轻财务总监个人压力”为理由,要求胡寿胜将公司财务专用章、财务部门章及公司所有网银U盾移交给他们。随后冯婷婷与黄晓云两人一起将财务总监抽屉里的东西拿清,强行带走,并留下身份不明人员限制胡寿胜的人身自由,反锁门把胡寿胜看管在办公室内,不让其打电话、上厕所及开门。后因双方吵闹,引起同事注意,胡寿胜才得以脱身,随后借同事的手机将此事向现任董事长仲成荣、总经理陈晖、原董事长冯全宏予以汇报。公司立即报警。

  在冯全宏的协调下,冯婷婷在11点前仅归还了胡寿胜的个人资料。但是,对于上述说法,冯全宏、黄晓云两位当事人本人却有另一套说法。15日,围海控股召开媒体说明会,冯全宏称,围海股份的公章、财务章交接,是围海股份公司财务总监根据目前处于特殊时期情况,主动提出的。

  他告诉记者,12月12日下午及12月13日上午胡寿胜主动提出将相关印章及银行复核U盾交与围海控股。12月13日上午,围海控股委派其与上市公司财务总监胡寿胜达成合意后,按约定进行了相关印章及银行复核U盾等物品的交接。

  “财务总监亲笔书写了交接清单,我在交接清单上进行了签字确认。”冯全宏称。

  值得注意的是,拟任董事黄晓云也在会上表示自己当时并不在现场,从未参与在上述两次资料交接过程,对事件过程完全不知情。他告诉记者,为此已向围海股份董事会去函,同时抄送宁波证监局、深证交易所,要求围海股份公开公告,对其道歉,消除对其不利影响。

  “胡寿胜把人认错了。”仲成荣对此辩称,当时公司报警了,但是把黄晓云认错了。由于胡不认识黄,将人认错,但抢夺公章一事确实存在。“人数是对的。现在公安局正在看监控录像,” 仲成荣对记者称,当时确实是四个人,至于是谁还要通过视频再做确认。

  作为中国股市第一个主动承认自己坐庄,而后“人间蒸发”的庄家,吕梁在中国股市走过第一个十年,在新千年开端之际,在监管部门打击恶意坐庄却不得其门之时,以“自供”的方式,揭开了其操纵中科创业股价的始末,为中国证券市场提供了一个最好的观察样本。

  据媒体报道,吕梁股票抵押融资买入朱大户手中的流通股,主要靠不断的股票抵押贷款,成为实际上的控股方。通过控股权最终控制了康达尔董事会,为此,吕梁花了7个亿。当然,这笔钱也来自股票质押贷款。

  讲故事画饼2000年7月,他刚刚得手中西药业便急匆匆宣布:中科创业与中西药业等公司成立全资公司,着手先进癌症治疗仪器中子刀的生产与销售,其后又宣布两家公司将共建“中国电子商务联合网”等,但实际投入资金却只有除苜蓿项目的100万元。

  忽悠吕梁“中国第一股评家”的声誉被他利用得淋漓尽致,1999年8月,为拉升康达尔造势,吕梁在某证券报上组织了一个整版,全面介绍“重获新生的康达尔”。这只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记录股市,通过媒体为自己“做多”造势之后,随着其坐庄的中科创业连续跌停,2001年1月1日,吕梁在其家中接受媒体采访,自曝坐庄全过程。

  凤凰网财经据公开资料梳理,2019年12月24日亚太药业公告称,亚太药业子公司上海新高峰之全资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存在违规对外担保情况,且2019年经营业绩突然出现大幅下降。此前公司曾于11月25日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但管控工作受阻,上海新高峰无法正常运营,子公司失去控制。

  据媒体报道,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部分核心关键管理人员、员工在工作组进驻前已相继离职。对此,亚太药业无奈表示,“公司无法掌握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实际经营情况、资产状况及面临的风险等信息,致使公司无法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的重大经营决策、人事、资产等实施控制。”



联系方式
手机:400-0246491(李经理)
QQ:1426172162
地址:
河南省周口市康店镇康南村33号
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