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jrs低调看直播nba-Home!

网站地图

主页 > 案例展示 >

nba直播病从耳入:新式采耳热潮下的荆棘丛生
时间2020-12-01 18:47

  采耳回来没多久,江雨的右耳就开始不断发痒。她原以为是没掏干净,直到在医院冲出来几块大小不一的黑色不规则分泌物,才得知是患了真菌性外耳道炎(俗称“真菌感染”)。

  采耳意指“掏耳朵”,原为四川地区剃头师傅的嫁接手艺:利用工具清洁、刺激顾客耳道,达到放松的效果。后来,掏耳人也常在成都等地的茶馆里出没,形成了地方特色。

  近年来,随着各类短视频平台的流行,以“舒适”“养生”为名的新式采耳机构迅速在年轻消费群体中走红。许多受访者都曾被采耳店发布的视频所吸引:在装潢精致、氛围安静的屋子里,技师身着古风服装,用鹅毛棒、孔雀尾、细铁丝等新奇的道具,来回摩擦顾客的脸庞和耳道。躺在按摩椅上的顾客则满脸惬意,享受着采耳的快感。类似的视频通常能获得极高热度。

  天眼查上显示,截至10月24日,全国采耳店的数量已达到了14380家。其中,超过半数都是在近一年内注册成立。据媒体报道,采耳已经成为保健休闲业内增速最快的品类之一。

  然而,采耳店成倍扩张的数据背后,对应着的却是资质真空、监管不力等现实问题。

  去年圣诞节,在外玩了一整天之后,江雨和朋友们准备找家足浴店,放松一下。原本她们只预约了捏脚服务,但技师又顺带着推荐了店里新推出的采耳项目,江雨想到曾在旅游攻略里看过的采耳介绍,就同意了。

  技师依次拿起鹅毛棒、孔雀毛等道具对江雨的耳朵、脸颊部位进行刺激、按摩。半个小时里,酥痒的感觉一阵阵从耳道传来,江雨放松了许多。

  采耳中,技师提示江雨,她的右耳道有些泛红,江雨以为是最近休息不够,“上火了”,便没放在心上。

  一个多月过去,某天,江雨醒来后突然觉得两只耳朵异常地发痒,手指探了探,触到的地方格外疼痛。用挖耳勺一掏,分泌物也多于平常几倍。

  刺痒和疼痛持续了一天,到了晚上,江雨感觉耳道拥堵得更严重了,似乎被许多硬块塞满,但却怎么也掏不出来。

  第二天一早,江雨便去了家三甲医院就诊。医生简单观察后,认为是耵聍(俗称“耳屎”)栓塞,只用镊子等工具清理了江雨耳道的块状分泌物。

  然而,没过半个月,江雨的耳道又开始出现瘙痒、闷堵的感觉,听力甚至有些下降,右耳比左耳更严重些。她只能又换了另一家医院就诊。

  医生用凹面镜观察了江雨的两个耳道后,告知她里面已经发霉,随即询问她是否近期进行过采耳。江雨有些诧异,但还是如实答复了。最终,医生开具了真菌感染的诊断书,而非之前那位医生所说的“耵聍栓塞”。

  经提示,江雨才知道,让自己刺痒了这么久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之前令她无比放松的采耳服务。

  北京电力医院的副主任医师赵亮曾在微博上表示,真菌性外耳道炎在外耳道疾病中发病率高,但却很容易误诊,常被当作耵聍或中耳炎处理。而即便做出了正确诊断,也会出现治疗方案有误的情况。

  由于耳道较窄,自己很难将棉签伸入耳内抹药膏,江雨没有严格按照医生的要求上药,而是断断续续地、想起来才涂一次。一周后,瘙痒感再次出现。

  直至第三次赴医院就诊后,江雨谨遵医嘱,连续一周去医院涂药,病情才算慢慢好转。“反正我以后打死也不去采耳了,”提起患病经历,江雨仍心有余悸,“是真的怕了。”

  据媒体报道,近几年来,由采耳引发的真菌性外耳道炎病例越来越多。多位与江雨有着相似经历的受访者也表示,是在采耳店回来后,才陆续出现了瘙痒感,并被诊断为真菌感染。

  宜昌市中医院耳鼻喉科的李爽医生介绍到,进入耳道的工具消毒、保管不过关,是导致真菌感染的关键因素。

  记者通过查阅资料并实地探访多家采耳店后,总结出了如下采耳流程(不同店面的具体步骤及顺序有所区别,但大致流程相似):制图覃千山

  由于采耳工具多是循环使用,如果上一位顾客患有真菌性外耳道炎,而技师在采耳结束后对工具消毒不到位,再为新顾客继续采耳时,就会造成交叉感染。

  同时,采耳是足浴店、理发店的常见嫁接项目,这些店面的内部环境往往较为潮湿,工具在保管过程中也可能自身就滋生出真菌,并带给顾客。

  记者以想尝试采耳、却担心不安全为由联系到了多家采耳机构的工作人员,对方均明确表示,在完成服务后,会使用酒精对工具进行消毒处理,让记者放心。

  一位从迎松(化名)采耳培训班毕业的技师透露,采耳工具在用75%的酒精消毒后,放置在工具箱内的盒子里即可,而工具箱的存储位置也没有特殊规定。

  以医院为例,耳鼻喉科诊室通常有护士专门负责器械的清洗和维护:通常,要先用戊二醛浸泡或者用多酶清洗剂冲洗器具,或者用高温高压进行消毒,再进行无菌化存储。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即使工具已经提前进行过严格的消毒处理并得到妥善保管,在采耳过程中,也有导致感染的风险。

  记者探访了几家采耳店,体验并观察到,技师们通常会用孔雀毛、鹅毛棒等工具,在顾客脸部和耳道间来回轻抚、刺激,而在此之前,并不会对脸部和耳道做任何清洁。

  多位医生表示,这个过程很有可能将面部的微小异物带入耳内,容易引起感染。“所有工具(进入外耳道前)必须是干净的。”

  此外,李爽医生补充,非医务人员在清理耵聍时,如果技术不专业,就有损伤外耳道皮肤和外耳道粘膜的风险,继而引发一系列炎症。炎症的分泌物会破坏外耳道原本偏酸性的环境,这同样有导致真菌滋生和感染的可能。

  去年11月,杜米也遭遇了一次疼痛的采耳经历。技师刚用鹅毛棒在耳道内快速旋转,杜米就感觉到了强烈的疼痛。这种疼痛感持续了几天,丝毫没有减轻,杜米从医生处得知,是由于技师不专业,造成了外耳道皮肤损伤。

  在清理前,技师曾多次向杜米强调,自己从业十一年,是店里资历最老的,技术有保证。顾客们找他采耳时都“舒服得睡着了”。

  据记者调查,市面上普遍存在对技师资质进行“美化”的现象,而技师们真实的技术水平,却很难查证。

  一位8月底从迎松采耳培训班毕业的学员告诉记者,自己正在该品牌下属的一家店面上班。这家店在9月初开张营业,店里的技师也都和她一样,是刚从培训班毕业的学员。

  当记者以顾客身份向该采耳店咨询时,工作人员却表示,店内技师们的采耳经验都是相当丰富。

  去年12月,记者前往博道(化名)采耳连锁店进行体验,询问了提供服务的技师的工作时长,对方表示,自己工作两年了。随后,记者在大众点评上查找该采耳机构时,其主页显示,该技师“从业四年”。大众点评上,该店面的主页列出了所有技师的信息。

  大众点评的客服人员称,这家博道采耳店与平台曾有合作关系,信息由商户提供并接受公司监管部门的核实,但具体如何核实,则“并不清楚”。目前,双方的合作关系已终止,因此仅提供该店面的地址、联系方式、营业时间等基本信息,不再提供“团购券”和技师资料等附加窗口。

  2019年5月,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陈崇学在接受《生命时报》采访时表示,“采耳师”是民间产生的行业,并未经过国家职业资格认证,不属于正式职业。

  记者联系到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以下简称“人社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不便接受采访,但向记者肯定,国家目前的确没有认证“采耳师”这一职业,因此,并不存在国家层面的认定标准。

  据媒体报道,在业界,传统采耳有一套流传已久的检验标准。老采耳人在出师之前必须专门训练手指和手腕的力量,以提高采耳的精确性和稳定度,防止在采耳过程中对顾客的耳道造成损伤。

  蜡烛挑芯、鸡蛋拔膜和香烟夹丝这三项内容便是掏耳师傅必修的基本功,在练习扎实后才可以出师。相比之下,传统采耳的工序也简单得多,重点在于清理环节。传统采耳流程图,根据相关报道及文献资料总结。

  迎松采耳机构的负责人介绍,“采耳”一词是迎松创始人于1992年发明,现在市面上通行的采耳流程与工具,也都是起源自迎松。其宣传海报上显示,2015年为止,迎松采耳在全国拥有300多家加盟店,然而其官网上又称,迎松采耳是2017年成立的。

  博道采耳公司的经理则告诉记者,是博道品牌通过抖音带动了全国的采耳行业,并负责在行业内部指挥方向。“博道是老品牌,”博道采耳的经理补充,“从2018年开始做的。”

  微纪录片《指尖九毫米》中,罗师傅16岁起就跟随师父学习采耳手艺了,一年后,才开始接待顾客。

  然而,记者了解到,目前市面上多家采耳培训班的课程多只在一周左右,学员通过考核后就能正式上岗。

  迎松采耳公司的张秋经理坦诚道,虽然目前没有全国通用的证书,但自家采耳店提供的结业证书的含金量也“很高”,可以在全国任意采耳店轻松就业。该采耳公司的官方资料中也提到,自家学员是国内养生保健门店优先聘用的对象。

  记者以想参加采耳培训为由联系到了几家大型采耳连锁企业的客服人员,他们给出的说法都与之相似。

  不过,当记者自称已经获得了其他几家采耳店的证书,想要应聘时,几家店面均表示不认可其他门店的结业证书,若要应聘,必须缴纳近4000元的费用,在本店接受为期一周的封闭式培训。

  张秋经理介绍,采耳培训班总时长为6天,上午的上课时间为九点到十二点,下午为两点到六点。

  对方提供的课程表显示,与采耳相关的课程只有不到4天,包括熟悉耳朵的构造和原理,学习采耳工具的使用方法、耳病的处理方法,而实际操作,只占了两个上午。

  其余时间,学员们还要学习服务心理学,以及接受洗眼、洗鼻和头疗等与采耳无直接关联的培训。8月底,记者以试听课程为由来到迎松采耳培训中心。在头三天的培训里,学员们主要学习采耳的具体流程。

  对于采耳前的工具消毒,不同工具有不同的处理方法:挖耳勺等固体类工具一般会用酒精和生理盐水清洗,而孔雀毛等羽毛类工具,只需要用沐浴露或洗手液洗净后吹干即可。此前,医生已经证实这样的清洁过程无法做到真正的消毒杀菌。

  学员告诉记者,讲师在讲解采耳步骤时,会邀请一位学员到教室后方接受一对一的采耳示范。在教学中,讲师会用手机摄像头对准学员的耳部,让学员们在投影仪上观看整个过程。期间,还会逐一介绍每个工具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讲师正在上课。

  采耳过程中,第一步是放松。学员需要用孔雀毛状的工具轻抚顾客脸颊和耳廓,再揉捏耳朵,进行耳部按摩。

  第二步是清理耵聍。采耳行业内将外耳道分为三个区域,耵聍一般位于外耳道中间靠里的位置,技师需要对位于一区和二区的耵聍进行清理。三个区域之间,并没有明显的界限,多凭技师的感觉。多位医生证实,医学界没有类似“外耳道分区”的说法。

  学员透露,讲师曾多次强调,在取耵聍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的是随时询问顾客的感受,当顾客喊疼时,即使还有耵聍没掏干净,也不能再深挖。

  在接下来的刺激阶段,技师需要绕着圈转动弹性耳扒、大耳扒等工具,以轻刮外耳道一区的内壁。在用鹅毛棒、鹤毛棒、分叉马尾等羽毛类工具刺激外耳道时,技师需用拇指和中指夹持并捻动工具。

  培训班的讲师提示,学员们也可以将工具深入二区进行放松和刺激,但具体的度,只能学员自己把握。

  多位医生对此表示,如果技术不专业,会有损伤外耳道皮肤的风险,甚至还可能会捅破鼓膜,造成耳部疼痛和听力下降。

  记者观察到,有学员在自由练习采耳时,对操作流程仍不太熟悉,但这距离结课已经只有两天了。

  除了采耳相关课程,培训班还会进行洗鼻、洗眼等项目的培训,并且指导学员如何处理耳疾问题。这些也同样包括在迎松采耳店的主推项目里。讲师与学员进行一对一教学。

  去年4月,林萧在迎松采耳店接受了采耳服务后,耳朵开始发痒,医生诊断为真菌感染,当时,林萧还没想到病情可能和采耳有关。

  6月,林萧再次去了这家迎松采耳店。期间,技师提起她的右耳患了很严重的中耳炎,耳道内有不少分泌物,要“多采”一下才会好,接着向她推荐了价格180元的“可以修复中耳炎的祖传秘方药”。林萧觉得价格较高,便只试了一次。

  不久,林萧的耳朵又开始持续发痒,低烧一周之后,她再次去了医院,最终从医生处得知,是上次真菌感染复发了,这两次的病症均是采耳导致。由于没有及时清理,真菌感染的分泌物早已凝固成了小球状,采耳师口中的“中耳炎”,实际上是真菌感染。制图李颉

  学员透露,老师重点讲解了如何护理中耳炎:在完成正常的采耳步骤之后,学员们需要用生理盐水对顾客的耳朵进行灌洗,并用消炎水进行消炎,再用公司自制的膏药进行涂抹。最后,再叮嘱顾客来采耳店进行定期护理。

  对此,医生表示,外耳冲洗对治疗中耳炎的效果微乎其微,患者通常需要口服抗生素以及外用滴耳液。同时,采耳机构自制的药物也不太靠谱。

  2018年6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发布的《中医养生保健服务规范(试行)》(征求意见稿)中指出,中医养生保健机构及其人员不得从事医疗活动、开具药品处方以及宣传治疗作用。经查证,采耳店的经营范围是保健服务,并不包括医疗诊治,因此不能从事医疗活动。

  记者在几家采耳机构的价位表上均发现了“中耳炎调理”这一项目。当以顾客身份询问能否治中耳炎时,对方给出了肯定的答复。许多采耳店还存在更改宣传词汇的现象,例如将“治疗”改为“护理”或“调理”,甚至只标注“中耳炎”一词。记者从律师处求证,即使其中没有“诊治”、“治疗”等字眼,只要技师是基于肉眼判断并为顾客上药,该行为就属于非法治疗。

  江苏新闻广播《政风热线》曾报道,有消费者就某采耳店非法诊断耳朵并推销药品一事向12345政府服务热线反映,遭到了两个部门的相互推诿。

  随后,当地卫生监督所的工作人员向该媒体表示,卫生监督所是管理非法行医的部门,但在对该店的两次调查中,并没发现存在非法行医行为,因此只能对该店做出不能非法行医的口头要求,无法进一步管制。

  在抖音、快手等平台,许多采耳店都会出现在推广页。视频里,身着古装、妆容精致的技师常常在采耳开始前摆弄一些新奇的道具,如用羽毛轻抚顾客的脸颊和脖颈,轻摇银铃铛,或是敲击钵盂、木鱼和小型编钟等器具。某采耳店在快手平台上发布的宣传视频

  在这类视频中,一些技师手上留着精致的美甲,有些还佩戴戒指等饰品。多家采耳店的工作人员均表示,没有对技师的指甲做任何要求。迎松采耳店的张秋经理补充道,技师可以留长指甲,只不过在做耳部按摩时,会影响到顾客的舒适度。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以应聘者身份向博道采耳公司咨询时,该机构的负责人也反复表示:“干这一行,颜值一定要好。”

  多位微博网友称,他们在一些洗浴、按摩等休闲会所采耳时,面容姣好且身材丰满的技师会紧挨客人,一同躺在单人沙发上。

  据调查,许多采耳店面在宣传中,还会额外强调采耳对人体的“保健功效”。博道采耳机构的朋友圈截图迎松在推送里提到的采耳好处

  据媒体报道,目前没有临床证据支持采耳能“刺激穴位、有益健康”的这一观点。此外,大多数人对采耳的评价是“舒适”,如同在自己触碰不到的地方挠痒痒。

  多位医生向记者证实,类似的保健功效并不属实。从医学角度来说,也并不建议进行采耳。

  一般情况下,耳内的耵聍会在吃饭吞咽、咀嚼时脱落,也会随走路、运动自然掉落,无需人为清理。当耳内出现堵塞感或听力下降等情况时,再到医院接受正规治疗即可。相反,耵聍对外耳道有一定的保护作用,“采得太干净”还会带来损害。

  实质上,夸大保健功效的采耳行业,是目前存在许多漏洞的国内养生保健市场的一个缩影。对应着的,是国内整个养生保健市场监管体制仍不完善、监管力度不足的现状。

  不少机构的营业执照中实际上只包含了美容美发或健身洗浴服务,却越界做了推拿、刮痧、中医理疗等其他业务。同样,采耳、耳疾护理也常常被一些经营范围只限于足浴的机构列入其服务项目中。

  据报道,多部门联合执法的机制仍不完善,大多数养生机构处于工商部、卫计委、食药监局等多个部门的监管盲区:

  工商部门负责企业主体资格审核、经营行为规范及消费纠纷查处,很难对经营项目的专业性进行有效监管;卫计委负责医院和拥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单位,对非医疗机构的养生馆没有执法与处罚权;食药监部门负责保健品、药品的监管,但并不是所有的养生馆都出售药品,因此也无法进行有效监管。

  林萧告诉记者,在感染真菌后并没有去找采耳店或其他部门投诉,只是谨记以后不要再去,因为“有点怂”。也有消费者表示,由于采耳次数过多,不太确定自己是在哪家店感染的,难以和采耳店对峙。

  王明在一次消费中,因采耳店技师操作不当而导致鼓膜穿孔,然而,采耳店却拒绝进行赔偿。

  王明只能选择去派出所立案,并在律师调解室内进行民事纠纷调解,希望对方能满足赔偿医药费的诉求。

  最终的调解并不成功。采耳店的工作人员拒绝承认受害者的鼓膜穿孔是于店内造成。

  记者在迎松培训中心试听课程时,授课的讲师就曾多次强调,若是出现顾客消费几天后回到店里进行投诉的情况,“那还是你的问题吗?”

  据媒体报道,2019年是采耳行业爆发之年。市场上陆续出现了许多新创立的采耳品牌,其中不少机构凭借招商加盟的方式在全国迅速布局。

  记者联系到了迎松采耳企业招商部工作人员。他表示,公司每个月会有50多家新的加盟店,其盈利能力和发展前景非常可观。然而,据媒体报道,目前存在采耳机构加盟后,总部曾承诺的技师配备、装修等各项服务执行不到位的现象。

  记者在微博上发现了一名声称“揭秘某采耳机构骗局”的用户。他曾在2019年发布帖子称,自从2018年加盟直营(托管)店以来,亏损严重。在加盟后,公司总部收取了店面装修费和管理费,并向加盟商出售高价的工具耗材,但加盟商又需要独立承担房租与员工食宿,成本巨大。

  伴随着新式采耳行业的兴起,追随而来的除了成群的消费者和不断扩张的店面,还有年轻的采耳师群体。

  采耳店一般会推出多项套餐,最低档的价格往往在五六十左右,而在较为高档的采耳机构,三十分钟的掏耳项目,价格就已经超过了一百元。

  多位技师描述,这份工作没有底薪,但只靠采耳项目的提成,就能拿到八千甚至上万的月薪。此外,价格更高的耳浴、耳疾护理也是她们获取提成的重要来源。

  在姑姑的介绍下,陈岩来到了迎松培训班进行学习,她之前已经在纺织厂工作了五年,月薪刚刚过6000元,长年累月的繁重工作与工厂里湿热的环境让陈岩打了退堂鼓。陈岩的姑姑是迎松采耳店的采耳师,她劝陈岩来试试采耳,活儿轻松,拿的钱也多。

  讲师透露,这两年采耳行业很火,最近迎松培训班每期都是满员开课,但即使这样,对采耳师的需求依然很大,很多学员都是结业即上岗。

  有学员表示,只学几天,很多东西无法精通,“只能上班时再多加练习,才能越做越熟。”

  有了姑姑的成功经验,这次陈岩把表妹陈书也带来了培训班一起学习。陈书今年刚刚初中毕业,没考上普通高中。家里人考虑着,读职高和采耳培训班的性质一样,“好歹是门手艺,也能赚钱。”

  陈岩知道采耳行业的市场总归会饱和,她只想在当下这个还比较火的时候加入,多攒点钱。而这股热潮褪去后该怎么办,已经不是她该想的事了。



联系方式
手机:400-0246491(李经理)
QQ:1426172162
地址:
河南省周口市康店镇康南村33号
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